多多小灵猪app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超脑太监最新章节!

李澄空笑了。

袁紫烟讶然道:“难道游魂宗还有弟子?”

“看看去。”李澄空往外走。

袁紫烟忙跟上。

白泽走出两步又停住。

他无奈的摇摇头,自己的职责是守护场主府,府外之事还轮不到自己操心。

跟出去准要被场主斥责。

李澄空出了府邸,外面正有一个褐衣短打青年搓着手,惴惴不安的等在那里。

“场主!”他忙迎上前抱拳行礼,似乎要哭出来:“那匹马……”

李澄空摆摆手:“带路!”

有没有游魂宗,他开天眼一看就能看出来,到时候再说也不迟。

纯美紫淇白纱幔帐尽显迷人曲线

褐衣青年忙在前引路,来到正下着小雨的草原上,看到一群骏马正打着响鼻欢快的嬉闹。

九个青年正围在一旁,紧张的盯着周围。

李澄空的到来让他们更加紧张,纷纷上前行礼。

李澄空摆摆手示意不必多礼,双眼微眯,打开天眼扫视,并没发现黑雾,没有别的痕迹。

“把马弄开。”李澄空吩咐。

众人忙把马群往东赶出百米远,那些骏马让出的地方,马蹄纷乱,彼此交叠。

它们嬉戏打闹而反复践踏草地,已经很难看清楚完整的马蹄印。

李澄空皱起眉头。

众人的心随着他的眉头皱起而一紧。

袁紫烟摇摇头。

这般情形,他眼力再厉害,也没办法采集马蹄印了,非常的麻烦。

李澄空盯着乱成一团的马蹄印一动不动。

众人直勾勾盯着他。

半晌后,经过一层层计算,李澄空袖中飞出一袋石灰,然后洒下一串白印。

白印从这里一直延伸到远处,转了一个大圈,又绕回来,再延伸向山谷外。

“随我来吧。”李澄空一直往外走。

陆峡这时候出现,浑身肥肉乱颤,脸色阴沉:“场主,又丢了马?!”

他急急道:“场主不是已经找清微山的高人帮忙了吧?还不行?”

李澄空瞥他一眼。

陆峡戛然而止。

他挠挠后脑勺,不好意思的道:“我这是气糊涂了,场主莫怪。”

“跟上。”李澄空吐出两个字,继续洒石灰。

陆峡扫一眼十个杂役,摇摇头:“们呀……”

李澄空一言不发的洒着石灰,越来越远,最终来到了山谷口,叉着腰看向远处。

他极目远眺半晌,慢慢转身看向十个杂役。

十个杂役透出疑惑神色。

李澄空没理他们,冲陆峡笑了笑:“审审吧,内外勾结,火中取栗,很高明的手段!”

“……是!”陆峡一下便明白,白胖脸庞笼罩了一层寒霜,呼嗤呼嗤喘粗气,气得要爆炸了。

李澄空转身便走。

袁紫烟跟上,轻声道:“老爷,这一次不是游魂宗,是他们?”

“嗯。”

“老爷怎能断定是他们而不是游魂宗呢?说不定是游魂宗把马带到山谷外的呢。”

“游魂宗根本不必费这劲。”李澄空指了指自己双眼:“老爷我这双眼睛是开了天眼的,看得到游魂宗!”

袁紫烟打量一眼他双眼。

发现果然深邃了许多,又黑又亮,盯着看一下就想接着再看,然后想再看一会儿,想看到底。

李澄空眨眼。

她一下醒过神,顿时脸红如烧。

李澄空轻笑道:“天眼的威力如何?”

“好古怪的天眼!”袁紫烟啐一口,忙道:“老爷要如何处置他们?”

“按照规矩来便是了,草场自有草场的规矩,大月也有律法在。”

“万一陆掌记徇私呢?”

“这个时候,他没胆量徇私。”

“那可未必哟。”

“随他们去吧。”李澄空道:“剜去这一块烂肉,总算能过太平日子了。”

他来这里当草场场主,要坐稳场主之位,不想建功立业,只不想七皇子得意,然后能专注不分心的修炼。

眼见着头顶琉璃碗越来越薄,他估计不需要太久,就能破掉这琉璃碗,晋入更上一层。

晋入上一层再无巧功,只能凭着水磨功夫一点一点的磨。

他凭着超脑,速度是常人的数百倍,换了旁人,恐怕一生都磨不掉这琉璃碗!

袁紫烟很快奉上茶茗,李澄空已经抛开了这件事,专注于修炼中去。

天眼不仅仅能让自己看到游魂,还能增强眼力与观察力,刚才若不是天眼,还真没法分辨出失踪马匹的蹄印。

李妙真甚至没说这天眼诀的名字,只传这一段口诀便草草了事,太过敷衍。

袁紫烟看他如此,也悄然离开,免得呆在一旁又起邪念,做出冲动后悔之事。

夕阳在山,陆峡擦着汗来到李澄空跟前,抱拳苦笑道:“场主,终于审出来了!”

“嗯。”李澄空捏着茶盏漫不经心的道:“盗了多少马?都弄到哪儿了,难不能追回来?”

“怕是难。”陆峡苦笑:“是九皇子所指使的,所以……”

李澄空微眯眼睛。

陆峡叹道:“他们十个怎么处置?”

李澄空轻笑:“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陆峡迟疑。

如果按照规矩,他们要被废去胳膊,逐出草场,送到天牢。

盗窃一般的马匹还好,盗军马是大罪。

“按规矩处置便是了。”李澄空道。

陆峡道:“依九皇子的性情,恐怕不会善罢干休的,一定会找上来。”

李澄空道:“不管九皇子怎么闹,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我这个场主说话不算数?”

“不……”

“那就休要啰嗦!”李澄空摆手道:“快刀斩乱麻,今天就处置了!”

“……是!”陆峡苦着脸答应。

他觉得不妥。

此举无异于直接打九皇子的脸,这十个家伙是九皇子的人,废了他们送进天牢,九皇子颜面何在?

这是不把九皇子放在眼里啊。

可看着李澄空冰冷的目光,他要是不把他们处理了,他恐怕就要被处理了。

“那我便去了。”陆峡道:“奉场主命令处置他们!”

李澄空淡淡道:“嗯,就说奉我之命处置,有什么事就找我,去吧!”

“是!”陆峡精神一振。

有这句话就好说。

九皇子报复也报复不到自己头上。

他昂首挺胸,大步流星往外走去。

李澄空看着他宽厚的背影消失,沉声道:“紫烟!”

袁紫烟轻盈飘来。

李澄空道:“收拾一下,我们暂且先去一趟清溟公主府。”

“是。”袁紫烟脆声应道。

她紧绷清丽绝俗的脸庞,不让自己露出嘲笑。

这死太监就是这么怂。

敢做不敢当,关键时刻就要退缩,毫无男子汉大丈夫的阳刚之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