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的相亲软件有哪些

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皮时,鸡叫声、狗吠声不绝于耳。

安安将锦被盖在头上说道:“吵死了,早知道就不来庄子上了。”

每天早上都被鸡鸣狗吠吵醒,让她连懒觉都没法睡。咳,以后在不来这儿避暑了。

彩蝶无奈地说道:“二姑娘,大姑娘都已经打完了拳,你也该起来了。”

安安不愿意:“别吵,我还要再睡会。”

清舒打完拳就走了出去。庄子上的早晨特别安静,路上也没有什么人。

看着远处苍翠的树林,清舒想起以前跟傅苒在庄子上的日子:“等我以后老了也跟傅先生一样买个连着山林的庄子,种上各种果树,再挖个鱼塘种藕养鱼。没事爬爬山摘摘果子钓钓鱼,闲得无聊就作作画练练字。”

林菲笑着说道:“姑娘,那是三四十年后的事了。”

“现在觉得三四十年好久,可等到了那个年岁再回首就觉得仿若眨眼功夫就了。”

从三岁那年睁开眼睛到现在,十五年时间她就觉得嗖的一下就没了。

林菲笑着道:“等到那个时候再说。”

摘了一朵旁边的野花,清舒有些遗憾地说道:“可惜先生没来京,不然我可以跟她下下棋了。”

刘羽琦纯真风韵粉嫩动人

原本去年九月傅苒就说过来的,结果出发之前她崴了脚。当时她让傅敬泽独自来京赴考,可傅敬泽没同意。二月母子两人准备来京,不想傅敬泽又生病了。

等病好以后母子两人去栖霞寺上香,抽签时抽到一张不宜远行的签文。

傅苒不信这些,但傅敬泽却心有顾虑不愿来京赴考。

母子两人为这事还吵了一架,最终还是拗不过傅敬泽放弃了这次会试。

林菲笑着说道:“傅少爷今年也才十八,再等三年下场也才二十一岁,二十一岁的进士老爷也很年轻了。”

“而且傅先生信里不是说了吗?中秋后她就会来京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这次老师来京,能住很长一段时间了。”

傅敬泽这次来了肯定就要留下。三年后若顺利考中进士也会先留京几年,而傅苒肯定是要跟着他的。

算下她们师生已经九年没见面了,清舒特别的想念她。

因为中秋后进京,所以傅苒带着傅敬泽回了平洲看望傅老爷。

在回平洲之前傅苒就写信告诉了傅老爷,可等她们下船却并没看到傅家的仆从。

回到家里,傅苒才知道傅老爷生病了:“爹,你怎么生病也不告诉我啊?”

傅老爷笑着说道:“你已经在回来的路上,写信你也收不到啊!”

傅苒关切地问道:“爹,是什么病啊?要不要紧啊!”

傅老爷不在意地说道:“年岁大了,自然就有许多老毛病了。你也不用担心,我这身子骨好着呢,再活个十年八年不是问题。”

傅苒不放心,要让人去请大夫来。

傅老爷拦住道:“真不是什么大问题,就是前几日吃了烤羊肉一不小心吃多了上火了,已经吃了药没事了。”

傅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:“爹,你又不是三岁孩子,怎么还贪嘴呢?”

傅老爷乐呵呵地说道:“以后不吃了。现在我每天都吃青菜喝米粥,再吃下去就要成小白兔了。”

父女两人正说着话,就听到外面一道声音响起:“阿冉,你回来了啊!”

傅老爷眼中闪现过一抹厌烦。

傅苒站起来走到门口,朝着进门的洛氏叫了一声大嫂。

洛氏笑着道:“阿冉,你回来怎么都不写信告诉我一声,我也好派人去码头等你。”

傅老爷听到这话直接撅回去:“我五天就告诉了你跟荣辉说阿冉这几天就会到。你们将我的话当耳边风,现在又来说阿冉没有提前告诉你。”

洛氏面色一僵,不过很快又扬起一抹笑意道:“阿冉,都是我的不是,这一忙就忘记了。”

傅苒也没生气,笑着说道:“没事,我又不是不知道回家的路。”

洛氏与傅苒都坐下后,亲热地问道:“阿冉,这次回来住多长时间啊?”

傅老爷听到这话脸就沉了下去。女儿刚进门就问住多久的?他还没死,就容不下阿冉了。

察觉到傅老爷神色不对,洛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话容易惹人误会:“阿冉,爹年岁越来越大身体也大不如前,这次回来就多住些日子多陪陪他老人家。”

傅苒是回来过节,不想闹什么矛盾:“爹身体不好,辛苦你跟大哥了。”

傅老爷不等洛氏开口,直接说道:“辛苦什么?我生病连他们人影都看不到。”

傅苒看了一眼洛氏,没有说话。

傅老爷很不耐烦地与洛氏说道:“这里没你什么事,你回去吧!”

洛氏面色难看,但她还是福了一礼:“公爹,那我回去了,若你们有什么事派个人来告诉我。”

等洛氏离开以后,傅苒说道:“爹,你生病了大哥跟大嫂都不来看望你?”

“他们都忙,哪有时间管我这个糟老头。好在翰明孝顺,前些天我不舒服他一直陪着我,这两日我好得差不多他才出门。”

傅苒问道:“大哥整日忙什么呢?”

说起这个傅老爷就生气:“谁知道他们在忙什么?前不久说做生意找我要钱,一开口就是五千两。我问做什么生意,他们说入股钱庄,还说稳赚不赔。”

“这世上哪有稳赚不赔的生意,我没同意他们跟我闹了一场。”

傅苒一听就明白:“爹,你这上火不是吃多了羊肉,而是被大哥大嫂给气得吧?”

傅老爷发现自个说漏嘴了,也不再替他们瞒着了:“这些年你大哥做生意亏了不少钱,铺子都卖了一个。再这样下去,家业都要被他们败光了。”

“爹,这些事怎么没听你说过?”

傅老爷苦笑道:“你大哥只听洛氏的话,将我的话都当耳边风。我的话他都不听,告诉你也只是徒增你的烦恼。”

傅苒沉默了下说道:“爹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别管那么多了。”

傅老爷摇头说道:“若是不管由着他们折腾,过个几年家都得住大街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