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毛

沈遇安没再说什么。

吃了早餐,补充了体力,姜怀思就去衣帽间,给沈遇安挑选搭配西装了。

然后,她看着他穿好,帮他系上领带,又亲了亲他,才送他出门。

“我就不下楼了。”姜怀思说,“这一身的印记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消除,还是不要让人看到了。”

沈遇安低头,凑近了她:“放心,现在不是夏天,穿个外套,遮得七七八八了。”

“……是啦是啦,说什么都对。”她推了推他,“都下午了,还在这里,吴博都快要急疯了。”

“我觉得,很适合来当我的秘书,这么关心我的工作效率。”

两个人耳鬓厮磨了一番,才分开。

看着沈遇安下楼的背影,姜怀思松了一口气,脸上满满的都是甜蜜的笑容。

男人嘛,真的就吃这一套!

沈遇安的气肯定都消了七七八八了,等她找到证据,力证清白,再好好的道歉认错,两个人就又能和好如初了!

嗯!一定会的!以后会越来越好!

落落大方棕发美人纯净通透唯美写真

此时,星腾公司。

吴博忙得焦头烂额,各部门的电话打个不停,催问沈总要批复的文件,怎么还不发放下来。

还有会议,饭局,各种事情……

偏偏,老板不现身啊!他一个助理能够怎么办!

“吴助理,”一道亲切的女声响起,“很忙吗?我会不会打扰到。”

吴博抬头一看,匆匆忙忙的挤出一个笑容:“尹小姐,您来了啊。”

“是的,我来找遇安。他在办公室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吴博回答,“沈总还没来公司。”

“他今天还没来公司?”

“对啊,因为……”

吴博的话还没说完,桌上的电话又一次的响起,他只能抱歉的点一下头,抓起话筒,去接电话了。

看吴博这么忙,而沈遇安不见人影……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,在尹清雪心里升起。

她耐心的在一旁等待着。

吴博接完电话,实在是太忙,只能直奔主题的问道:“尹小姐,您找老板电话,建议您直接打他的电话,私下联系。当然,他也不一定会接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老板的事情,我哪里知道得这么清楚呢。”吴博说道,“老板没说,只说下午会来。现在眼看着都快两点了,我中午都没时间休息,一直在忙个不停。”

尹清雪眼睛转了转:“那,遇安他……昨天干什么去了?”

吴博回忆了一下:“昨天……昨天沈总是提前走的,要去参加一个饭局。是一个刚启动的项目,哦对了,太太也跟着一起去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“尹小姐,您要不……去旁边休息室坐坐,我估摸着沈总再过半个小时的样子,会来公司的。如果您要是不急的话,改天再来都行。我会告诉老板,您今天来找过他的。”

“我等一下他的。”尹清雪回答,“麻烦了,吴助理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

坐在休息室里,尹清雪拿出手机,拨了电话:“立刻帮我我查一下,昨天晚上的一个饭局,是关于星腾一个刚启动项目……”

五分钟后,一条消息发送到了尹清雪的手机上。

宫斗剧,大制作,女一等等字眼,看得她攥紧了手机。

沈遇安为了捧姜怀思,还真是不遗余力啊。

只是,姜怀思长期大量服用避孕药的事情,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开真相,也不可能会解开真相,沈遇安和姜怀思怎么还能恩爱如常的去参加饭局?

难道两个人……和解了?

沈遇安在医生的检查下,依然选择坚定不移的相信姜怀思?

还是说,两个人又在联手演戏?

无数的念头,从尹清雪的脑海里冒出。

她也没有想到,沈遇安对姜怀思的爱,会深刻到这个地步,完完的超出了她的想象。

这个女人……到底是有什么魔力,把他给迷到了这个地步?

尹清雪清楚的知道,自己更要小心翼翼,步步为营了,不然的话,稍有不慎,就会万劫不复,功败垂成。

争夺沈遇安,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,尹清雪有着足够的耐心和时间,从姜怀思手里,夺走他。

不管多久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她都要在这条路走下去。

作为一个生意人,尹清雪也知道,如果她去做了,争取了,沈遇安还有可能会是她的。

她什么都不做,欣然祝福,默默藏起这份爱意的话,永远只能是他的世家妹妹。

为爱博这一次吧,成功的几率还是有的。

正想着,外面传来好几个人的声音——

“老板。”

“沈总。”

沈遇安来了!

尹清雪马上站了起来,往外走去。

沈遇安往办公桌前一坐,开始处理工作,吴博在汇报着今日的重要事宜。

他还没说完,门被敲响了。

门没关,沈遇安抬眼看去:“清雪?”

尹清雪拄着拐,慢慢的走了进来:“遇安。”

“老板,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。尹小姐来找您了,在隔壁的休息室。”

“出去吧。”沈遇安微点了一下头,“让秘书送杯水进来。”

“好的老板。”

“脚怎么样了?”沈遇安看向她的脚踝,脸上露出一丝欣慰,“没有穿高跟鞋了。”

尹清雪笑了起来:“都那样骂我了,我怎么还敢穿。”

“穿平底鞋,或者稍微有点跟的,就挺好看。”

“那样显得没有气场嘛。也知道,在商场上混,太过娇柔的性子,会让客户觉得不靠谱。”

“有道理。”沈遇安的指尖,随意的轻敲了两下桌面,“不过,思思就不会穿高跟鞋,一穿就要坏事。”

“思思?”尹清雪先是愣了一瞬,随后才反应过来,“哦哦,是说姜怀思啊。第一次听这么叫她,还以为是谁呢。”

他低笑一声。

虽是一抹淡笑,但是,却看得出来,他的眼神里,分明是盛满了宠溺。

尹清雪猛地掐住了手心。

“的腿受伤了,行走不方便,就少乱跑。”沈遇安说道,“这样才有利于康复。不然哪天,伯父伯母突然来京城看,发现受伤了,会担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