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下载app最新版官方下载污破解版

清舒其实这从年初开始就有暗中帮段小金相看,也相了几个可惜都不符合符景烯的要求。

符景烯希望段小金未来的妻子是武官之女,也不是说要指望岳家提拔,而是军中有了靠山别人若立功也不会被别人冒领了。另外他还要对方明事理有主见,这样才能做好贤内助。

想了下,清舒还是与他说道:“小金,你今年也才二十出头不着急的,嫂子给你慢慢相看总能找着满意的。”

“嫂子,我不着急,是我娘着急。每次见到我就是说要抱孙子,我都不敢去见她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成亲是关乎一辈子的大事,咱宁愿晚上一两年也不能急慌慌地成亲,不然等婚后发现问题就晚了。”

段小金嗯了一声说道:“嫂子,家世样貌这些我都不在乎,只要脾性好孝顺愿意跟我好好过日子就行。”

清舒莞尔:“你这要求还真低。这事别着急,等你哥回来再议。”

若按照段小金的要求那非常好找,可惜符景烯是不会同意的。

段小金没有异议,他知道符景烯是为他好:“嫂子,我回去了。”

“吃过饭再回去吧!”

段小金笑着说道:“我一回京就过来了,还没去见爹娘呢!嫂子,他们肯定很挂念我。”

清舒闻言就不好再拦了。

赤雪:性感又清纯

回到卧房,清舒见她们还在下棋不由说道:“小瑜,天都快黑了你也该回去了,走夜路可不好。”

封小瑜头也不抬地说道:“今晚不回去了,就在你家歇着!”

“你就不怕晨哥儿啊啊?”

封小瑜冷哼一声道:“孩子断奶了,没我也饿不着。”

清舒轻轻一笑:“晨哥儿晚上从没离开过你,你不回去他肯定会哭得厉害的,你确定不回去?”

“有常嬷嬷跟辛嬷嬷呢!”封小瑜转移了话题:“你小叔子跟你说什么了说这么半天的?”

见她不愿继续说清舒也没勉强:“小金说他上峰想将他表侄女许给他,我让他慎重考虑。”

这种话题封小瑜最喜欢了,她兴致勃勃地问道:“谁家的姑娘?”

清舒说道:“我也不认识。他那上峰也只是个七品的副蔚,那姑娘的爹娘跟兄弟只是普通百姓。”

封小瑜一听摇头说道:“既进了军中最好还是娶个有点背影的妻子,这样以后有什么事也能帮衬一二。”

娶个平头百姓家的姑娘,不仅不能帮衬很可能会拖后腿。

“我也是这般考虑,符景烯是文官也帮不上他。只是小金说他只是个普通的士兵,俸禄不多还要供养爹娘,怕门第高的姑娘看不上他。”

封小瑜笑了起来:“你们不是给他买了个两进的宅子?到时候再给他置办一份厚些的聘礼,娶个五六品武官家的姑娘还是没问题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寻了大半年也没寻到称心如意的。”

易安在旁说道:“那就慢慢找,这事不能急。这可是你以后的妯娌要经常打交道,若是个难缠的将来有的烦。”

就在这个时候,芭蕉在外扬声说道:“太太,康管家说合洲有信送达。”

清舒一直在等着合洲的信了,听到这话赶紧说道:“快,快将信拿进来给我看。”

看完信,清舒长舒了一口气。

封小瑜看着她这个样子,笑着问道:“信里说什么了?”

清舒将信折好,说道:“说贺蒙以及他的那些爪牙都自尽身亡了。只是安徽内匪患严重,太孙要他下来剿匪。”

“咦,这么大的事怎么朝廷上半点消息没传出来。”

这个清舒就不清楚。

易安问了自己关心的问题:“贪污受贿是怎么回事?”

清舒解释道:“景烯确实收了贺蒙的东西,不过都是虚与委蛇。这事跟太孙报备过,收的东西也都登记造册将来归公。”

封小瑜对这个很有兴趣,问道:“听说送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,信里面可有说什么宝贝?”

易安无奈摇头说道:“知道又如何?这些东西最终还是要归入太孙的私库中。对了,我听说先皇跟先皇后病逝逝前都将私库大半的东西给了长公主,那你祖母手中的宝物肯定不少了。”

封小瑜笑着道:“我祖母手中是有很多宝贝啊!只是这些东西一部分要交回皇室,剩下的也都是我大哥跟阿弟的。”

易安打趣道:“与其盯着那些拿不到手的,还不如多回公主府哄哄长公主弄些好东西傍身。”

封小瑜哼了一声说道:“若是我看上了直接与我祖母说就是,何须哄。”

只要开口她祖母就会给,除非觉得那东西不适宜给她。

看着两人又开始斗嘴了,清舒抿着嘴笑。有时候碰到不好的事,看到她们两人这样心情都会变好。

清舒以为封小瑜当晚会睡不着,没想到她一觉睡到天亮。

起床后,她伸着懒腰走出屋说道:“好久没睡这般香了。清舒,符景烯估计今年之内不会回来了,咱们去温泉庄子过年吧!”

清舒觉得这真是个馊主意:“年前要盘账以及给各家送年礼,年后还要带孩子去各家拜年,哪有时间去温泉庄子啊??

封小瑜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我反正放假就去温泉庄子。我祖父前段时间又生病了,我想过去多陪陪他。”

闻言清舒问道:“你放心不下国公爷,那明年关振起不外放了?”

封小瑜沉默了下说道:“若是我祖父病情加重我肯定不会离京的。”

她是巴不得外放,这样就不用见到那老妖婆了。只是她放心不下国公爷,所以有些事只能忍了。

吃过早饭封小瑜就回家了,而清舒也去了祁家。如今有了消息,自要去告诉祁老夫人一声。

听到他的话,祁老夫人有些不相信地问道:“贺蒙死了,合洲的事情解决了?”

见清舒点头,祁老夫人皱着眉头说道:“怎么一点声息都没有呢?清舒,不会是景烯哄你的吧?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景烯没骗我的必要,朝中没传出消息出来可能是太孙有其他考量。”

祁老夫人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希望惊喜跟你舅舅没事。”

清舒笑着说道:“姨婆,舅舅已经回了平洲,肯定不会有事。”

祁老夫人为了不让清舒担心,按捺住心中的担忧道:“希望你舅舅能赶回来过年。”